繁体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网站地图|RSS
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图片 图片模型 专题

大巴山深处荔枝古道荒废 杂草丛中现“拦马墙”

2016-09-27 02:41:25来源:华西都市报
穿越到手机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更精彩

评论:0条评论字号:T|T

大巴山深处荔枝古道荒废

荔枝道上的饮马槽遗址。(受访者供图)

大巴山深处荔枝古道荒废

万源市鹰背乡境内通往竹筒沟的荔枝道保存完好。 曾业 摄

大巴山深处荔枝古道荒废

荔枝驿正好处于任斋公和李家坡的分界线上。曾业 摄

嶙峋斑驳的青石板路,述说着远古快马的清脆蹄声;雕刻精美的石桥石墩,彰显了能工巧匠的精湛技艺;保存完好的古石墓群,积淀成千年以来的文化灵气;独具特色的四合古院,演绎出亘古不变的民俗风情。

荔枝古道,起始经行时间约在汉代甚至更早。唐天宝(742—756年)年间,唐玄宗爱妃杨玉环喜食荔枝,为满足爱妃的愿望,唐玄宗下诏建起一条荔枝古道,全长1000多公里。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”这条古道在唐代更是因进贡荔枝形成官道而极度兴盛。

时过境迁,千年之后,曾盛极一时的荔枝古道,已不复当年风采。但在大巴山深处,杂草掩映中,散落的古道、古桥、栈道孔等遗存,仍能令人遥想古道昔日的辉煌。9月21日至22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重新踏上荔枝古道,跨越千年时空,寻访在时间流转中遗留下的古道传奇。

走访地1

达州市万源市鹰背乡

在万源市鹰背乡瓦子坪村,提起荔枝古道,村子里的老人都会脱口而出:“就是唐朝给杨贵妃送荔枝的那条路。”但是关于这一说法的具体支撑,当地人却一直语焉未详。

从小在村里长大的鹰背乡政府办主任苟兴光,便是踩着这条古道长大的。“小的时候,我们这边没有好学校,必须要翻过村外的鸡公寨,走到对边巴中上学。”苟兴光说,从7岁开始,前前后后走过了好几年的山路。那条路,就是村民们口中的荔枝古道。

古道已变荒山

杂草丛中惊现“拦马墙”

9月21日,在苟兴光的带领下,华西都市报记者驱车来到这里。上山的道路正在重修,道路上杂草掩映。一路徒步走来,并不轻松。苟兴光透露,平时除了村民们在山下放牛羊外,很少有人往来,整座山几近荒废。几年前,政府有心开发荒山,在山上种了几百棵树,终因杂草长势猖狂,最后无奈把树全都砍掉了。

顺着布满荆棘的山路,约走了两公里,一条曲折的石板道隐约在前方延伸。

古道,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青石栈道。石板,三三两两散落其间,布满了青苔。由于年代久远,被无数次摩擦碾压,石头滚圆。尽管表面光滑,但是认真观察,每个石头上都会有马掌大小的凹坑。千年前古人最重要的代步工具就是马匹,苟兴光分析,这可能就是当年马蹄经过留下的铁掌印。

更大的发现,还在前面。在山前的悬崖边上,至今保存着用大石条砌成的长长护栏。护栏已经断裂,最高的地方目测高度有三米左右。苟兴光说,这里的石头圆润光滑,经过专家分析,这就是古时的“拦马墙”,是当年为防止马匹受惊失蹄坠崖而修建的。此处的关墙也保存较好,左边拦马墙和右边石壁上深深的弯槽,据说是当年闩门杠用的,叫做门杠槽。

这些保留完好的历史遗迹,充分说明了,鸡公寨就是荔枝古道的一部分。“小时候听的故事,终于在现实中得到了印证。”苟兴光说。

古人挥鞭定界

任李两家至今隔河相守

关于荔枝古道过境于此,除了古道、拦马墙等证据支撑外,在距离鸡公寨不远的竹筒沟内,还有大量发现。

在竹筒沟里,古道的一块大石板上,一个方形水槽显得很特别。“这是用来装马料喂马的。距离方槽不远的地方凿有一个圆孔,是钉木桩拴马用的。”苟兴光说,这应该就是当年送荔枝的队伍,经过时保留的饮马槽。

在走访的过程中,苟兴光还向记者展示了一个摩崖石刻界碑的拓片。全文共计89字。界碑全文如下:“此竹筒沟,通衢道也。然则天宝贡果过境而被劫,官军剿焉。今沃地茂林,任、李争焉。适逢浙江兵备副使卫大人经此,挥鞭定界。上以梯路,下依溪流,庙东李姓管业,其西任氏所有。世代诚守,刻石为盟。皇明万历壬辰季秋上浣吉旦。”

界碑刻于明朝万历二十年(1592)九月,据碑文介绍,竹筒沟是通衢大道,唐天宝年间给朝廷进贡荔枝的人马经过这里曾被抢劫,朝廷后来派官军剿灭。而今这里因为土地肥沃树木茂盛,任、李二姓人家相互争夺。适逢浙江兵备副使卫大人经过此处,挥鞭定界:上以梯路、下依溪流,庙的东边产业归李姓管理,西边为任姓所有。刻石为证,希望从今以后世世代代遵守。

该碑成为荔枝道过境万源的新证据。经考证,该碑文上的天宝(742—756年),即指唐玄宗年号;贡果,即指荔枝。“上了鸡公寨,荔枝在不在?进了竹筒沟,荔枝谨防丢;过了化米梁,荔枝才稳当……”万源市庙垭乡、石窝乡及三官场一带,这首口口相传的童谣,与上述界碑相互印证。

华西都市报记者到访时,这块界碑已坠入悬崖,去向不明。不过苟兴光介绍说,当年界碑中所提到的任姓和李姓至今仍然存在。两个村子,以河流为界,一个叫任斋公,一个叫李家坡。两个姓氏隔河相守,相安无事。不过有点遗憾的是,河对岸的李家坡人丁兴旺,另一边的任斋公由于时代迁徙,已无任姓人家生活于此。

网友评论

排行

点击评论关注